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保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3 21:40:45 | 查看: 3| 回复: 1
  罗红,500382199604290409重庆市合川区钓鱼城街道思居村人,是本人在世时老婆,就是这样女人和她的父母(母亲张红梅,父亲罗世明,重庆市合川区钓鱼城思居村人),文元安,酉阳县车田乡黄坝村人(我的所谓父亲,从小体弱多病的我读书成绩优异,想改变自己,他却不愿意供我读书,一度要幼小的我自己去借措学费上学,而他的宝贝儿文再孝不愿意读书,打着都要他去读书。处处偏袒,对文再孝一家大人孩子的拉扯大,而对我的孩子却不闻不问,甚至坑我),都是你们一步步逼着我走向人生的尽头:
  本人与罗红2013年相识于重庆大礼堂(市政直管企业),在工作接触中逐渐熟悉(彼时罗红刚来,本人作为她的帮带师傅,带领她熟悉工作),到最后成为恋人。由于本人特殊的成长的过程,在没有发展到恋人关系、也没有发生关系时,就向罗红说明了,如果她要和我在一起,那么我们就只能靠自己去打拼一切,我希望的是一个能够给我理解支持的女人和我在一起走完人生旅程。彼时罗红在清楚了解之后承诺陪伴我,相伴到老。而正是从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那个起,我和她父母之间的纠葛也就开始了。
  在我们确认恋爱关系不久,母亲张红梅通过她的姨亲戚知道了,于是就到工作的地方找到我们闹,开口就要10万才会同意我们继续谈朋友,作为从大山里面出来的少数民族的我,当时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就算在不同城市里工作了几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刚谈朋友就得要给10万块的事情,这钱就没有给,于是她妈妈便把罗红强制带回了老家。后来罗红偷跑出来,和我在一起,开始同居一起生活,结果她母亲张红梅又找来,还是要先给她10万块钱才会同意我们,这次是罗红父亲罗世明又把她带回去了。作为市政直管企业员工,被人这样闹,我已经不能继续留下来工作。身边的领导同事也都劝我放弃这段感情为好,可彼时的我感动于罗红对我的情感,在领导给我介绍各方面都要比她好的女孩(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有爆亏几千万!车有房有存款,还是独生子女,男人娶了就会少奋斗十几二十年的所谓白富美女人),也没有接受。于是便谋生了去其他城市的打算。罗红坚持要和我一起离开,一个人可以随处流浪,两个人一起就得做好打算,不得已投奔了我父母在外打工的城市,这也成为我们以后日子的导火索,也是又一个来自所谓血脉亲情的打击的开始。那时候罗红已经有了孩子(本来我开始是反对要孩子的,安全措施也是必做到位的,因为她还小,另一个就是我们并没有多少经济基础,害怕不能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将来,最后心软没有忍心到底,答应了她要个孩子陪伴的请求),最后在在那里下苦力挣的钱被我所谓的父亲文元安骗着拿出来,供包括文再孝一家四口在内的八人日常开销,因为他给我说,我们的钱(因为我挣的基本都是一两天就可以结算的,文元安的按一定时间结算,)先拿出来家用,等着我们生孩子的时候他再把钱给我们。可惜我太天真了,相信所谓血脉亲情,相信一个父亲不会坑自己的孩子,也怪我自己,本来从小我读书成绩好,他都不愿意供我读书,文再孝不愿意读,打着都得要他去上学。到最后我和罗红的孩子不足一月就要出生的时候,文元安告诉我们,孩子出生他没钱给。犹如五雷轰顶的我们,最后不得已带着剩下的不足三千块钱回到重庆,罗红求着她爸妈收留,我们的孩子才能平安来到这个世界。
  本来之前他们就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又遇到我家里人这样的摆道,他们更加的不愿意了,这也许也是后面所有事情的导火索。罗红爸妈收留我们后,我就和他爸去了贵州六盘水修高速,在孩子快出生的那几天,正好贵州工地下雪,我想回重庆陪着罗红,和她一起迎接我们的孩子的到来,可是他爸不让,说是生个孩子,家里有人陪。最终我还是听她爸的没有回,没有亲眼看到孩子的来到这个世界,成了我人生里最大的遗憾和心病,也为我们之后关系恶化埋下了雷。后来在我们爆发矛盾冲突时,老婆生孩子都不能陪伴又成了罗红妈妈怪罪我的理由。最开始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可最后错的还玉爪垂钩白,银鳞舞镜明是我,反而还说我对他们说的话没有判断力,反正他们一个这样说我得听,一个那样说我也得听,哪怕他们说的本来就冲突,没法做到一致,只要我没有做到他们说的,就是我的不对。结束六盘水工地回到重庆,一时没有工程,我就进了当地一个小工厂,工资不是很高,没干几天,她爸妈就开始念叨那么点工资不能养活一家人什么的,帮着忙活家里的事情,说我作为男人那不是我该做的事情,男人该做的是去搞钱。结果上夜班早上回家就想睡觉,又说我懒,家里事情也不帮忙一下。开始不是嫌我工资不高嘛,后来我就发现了领导的一点小爱好,偶尔陪着钓钓鱼,打打麻将,又被他爸妈说没有出息,手段不光彩,罗红也听信她妈妈的话,在我明确告诉她我在干嘛的情况下,还跑去我上班的那里找我闹,给我尴尬,结果另一个比我晚进的同事就因为经常陪领导,技术也没有多精通,就连那个同事的发小都说技术菜,工资涨到了差不多7000一月。我呢,技术学的也行,工作也积极,就因为我老婆去厂子里闹,之后也没有陪领导的小爱好。工资还是刚进厂里高没多少。罗红爸妈还要求我们的工资得交给他们保管,我没答应,就从那时候到现在都耿耿于怀,老大的不高兴,之前工地的钱除了生孩子拿的8000我还一万,其他的也是卡着在他们手里不给我们,我们的矛盾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在她爸妈家大半年我们就搬了出来租房子住。我真正对他们从感激到慢慢的反感,是因为每次我和罗红闹点小矛盾她们都要参与进来,一参与进来就是让我们离婚,当着我的面说她女儿离开了我,随便找个都是富裕人家,我们的孩子的都有了,都做外公外婆了,从来没有说是叫我们好好的过日子,每次参与进来我们的生活就是叫我们离婚,离了我她女儿会找到更好的,能够拥有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一个同样社会底层做起,差不多10年才在农村建房的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优越感。一次又一次的当面羞辱,我对于他们所有的感激之情,先生问曰:“公来问何事?”龙王曰:“请卜天上阴晴事如何也就慢慢的不在有。最后的一万五千块也是今年回合川,闹了几次,警察出动才给我们,就像她妈妈最后说的那样,就因为我是山里出来的,所以无论我怎么做都不会让他们满意。
  关于老婆罗红,其实我对她的感情从来就没有变过,我们所有生活里争吵打闹,也都是因为事情我反复的给她说,就是不放心上,我们最开始的矛盾冲突就是从我们单独租住我让她学会勤俭持家开始的。我在厂里上班,因为是跟金属打交道,每天最少都是几吨铁,十几吨都是正常的量,难免磕磕碰碰,衣服被划破我都舍不得买新的,就想为家里能节约点是一点,就连厂长都问我一月几千工资,没钱买件衣服,穿的破破烂烂8月3日打板目标的,需不需要他帮我买几件。就这样的情况,我劝说罗红,家里得学会适当开销,无数次的的都听不进,很多无关紧要的买来用那么几次就不用了,生活饮食吃不完的也就倒掉了。还说家里有点钱,浪费点也没什么。随着生活中磕磕碰碰的事情,慢慢的我觉得她对我不理解不体谅,她觉得我对她不关心不大度,中间夹杂着她爸妈掺合进来煽风点火的要我们离婚,她好另谋高就。我们从开始的为感情不顾一切变成了互相指责埋怨。这几年里我出过几次车祸,在工厂累倒,在工地差点被塔吊失灵十几吨的钢筋掉下来砸城肉饼,也有在从事通讯行业从高处摔下,头破血流。这一切我都没有怨言,可就因为疫情,几个月没有上班,现在就成她坚决要和我离婚的理由,之前我的所有出的事故,也成了她嘴里我们不和,相克的有力支持。甚至一度”想到那里,不觉泪满衣襟.又想:“老太太偌大年纪,儿子们并没有自能奉养一日,反累他吓得死去活来.种种罪孽,叫我委之何人!"正在独自悲切,只见家人禀报各亲友进来看候.贾政一一道谢,说起:“家门不幸,是我不能管教子侄,所以至此的带着孩子消失,电话不接微信也不回,孩子我也见不到,连孩子的正常上学都不去。
  我真基础化工行业研究周报:草甘膦价格上涨 维生素热度提升的想不通,曾经的我们不顾一切的为了走到一起,你现在却是一门心思的不顾一切要分离?是我不该对你抱有过高的期望值,我不怕所有的枪口都对准我,我最怕的是在对准我的枪口里面有你的一把。孕期你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一口蔬菜,做好被我妈全倒她碗里去了,我一板凳打的她头破血是为了谁?那可是生养我的人,我也给你说过,还是不顾一切挽救我,把我从鬼门关又一次拉回来的人。对你不好,我都能不在乎,只在乎你,可是你现在却要在我为了你失去所有的一切的时候要离我而去,就因为不想和我在一起过平淡的日子,要去找寻你个人的自我感受?其他任何人我都可以不在乎,唯独你罗红,是将我推向死亡的主力,其他都是辅助。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婚,我做到了。在我放下所有跪地求你留下而你还是要走,我的心就死了,这些日子的苟延残喘只不过是盼有奇迹,你会回头。结果你做的更绝,因为之前罗红那样不顾一切的要跟我好,我很感动,所以在结婚后家里的经济大权,钱都是完全给她,自己毫无保留,就因为今年疫情我想在老家自己做的养殖,她爸妈一个白天一个晚上不停的电话催我们从我老家回合川,刚回来两天我就去找事情,结果到她妈那里又说是我不去找事情,本来在我老家前期准备都差不多搞好了,硬喊我们回来,回来,回来又这样,我老婆和没个表示,所以带了点赌气性质的就没有罗红,重庆市合川区钓鱼城街道思居村人,是本人在世时老婆,就是这样女人和她的父母(母亲张红梅,父亲罗世明,重庆市合川区钓鱼城思居村人),文元安,酉阳县车田乡黄坝村人(我的所谓父亲,从小体弱多病的我读书成绩优异,想改变自己,他却不愿意供我读书,一度要幼小的我自己去借措学费上学,而他的宝贝儿文再孝不愿意读书,打着都牛头拦路网,阎王扣子绳,一齐乱吆喝,散撒满天星要他去读书。处处偏袒,对文再孝一家大人孩子的拉扯大,而对我的孩子却不闻不问,甚至坑我),都是你们一步步逼着我走向人生的尽头:
  本人与罗红2013年相识于重庆大礼堂(市政直管企业),在工作接触中逐渐熟悉(彼时罗红刚来,本人作为她的帮带师傅,带领她熟悉工作),到最后成为恋人。由于本人特殊的成长的过程,在没有发展到恋人关系、也没有发生关系时,就向罗红说明了,如果她要和我在一起,那么我们就只能靠自己去打拼一切,我希望的是一个能够给我理解支持的女人和我在一起走完人生旅程。彼时罗红在清楚了解之后承诺陪伴我,相伴到老。而正是从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那个起,我和她父母之间的纠葛也就开始了。
  在我们确认恋爱关系不久,母亲张红梅通过她的姨亲戚知道了,于是就到工作的地方找到我们闹,开口就要10万才会同意我们继续谈朋友,作为从大山里面出来的少数民族的我,当时确实拿不”原来行者在里面听得,便不先出去,却把金箍棒伸出,试他一试出那么多钱,就算在不同城市里工作了几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刚谈朋友就得要给10万块的事情,这钱就没有给,并把罗红强制带回了老家。后来罗红偷跑出来,和我在一起,开始同居一起生活,结果她母亲张红梅又找来,还是要先给她10万块钱才会同意我们,这次是罗红父亲罗世明又把她带回去了。作为市政直管企业员工,被人这样闹,我已经不能继续留下来工作。身边的领导同事也都劝我放弃这段感情为好,可彼时的我感动于罗红对我的情感,在领导给我介绍各方面都要比她好的女孩(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有车有房有存款,还是独生子女,男人娶了就会少奋斗十几二十年的所谓白富美女人),也没有接受。于是便谋生了去其他城市的打算。罗红坚持要和我一起离开,一个人可以随处流浪,两个人一起就得做好打算,不得已投奔了我父母在外打工的城市,这也成为我们以后日子的导火索,也是又一个来自所谓血脉亲情的打击的开始山门上乃四个字,你怎么只念出三个来,倒还怪我?”长老战兢兢的爬起来再看,真个是四个字,乃小雷音寺。那时候罗红已经有了孩子(本来我开始是反对要孩子的,安全措施也是必做到位的,因为她还小,另一个就是我们并没有多少经济基础,害怕不能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将来,最后心软没有忍心到底,答应了她要个孩子陪伴的请求),最后在在那里下苦力挣的钱被我所谓的父亲文元安骗着拿出来,供包括文再孝一家四口在内的八人日常开销,因为他给我说,我们的钱(因为我挣的基本都是一两天就可以结算的,文元安的年结,)先拿出来家用,等着我们生孩子的时候他再把钱给我们。可惜我太天真了,相信所谓血脉亲情,相信一个父亲不会坑自己的孩子,也怪我自己,本来从小我读书成绩好,他都不愿意供我读书,文再孝不愿意读,打着都得要他去上学。到最后我和罗红的孩子不足一月就要出生的时候,文元安告诉我们,孩子出生他没钱给。犹如五雷轰顶的我们,最后不得已带着剩下的不足三千块钱回到重庆,罗红求着她爸妈收留了,我的孩子才能平安来到这个世界。
  本来之前他们就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又遇到我家里人这样的摆道,他们更加的不愿意了,这也许也是后面所有事情的导火索。罗红爸妈收留我们后,我就和他爸去了贵州六盘水修高速,在孩子快出生的那几天,正好贵州工地下雪,我想回重庆陪着罗红,和她一起迎接我们的孩子的到来,可是他爸不让,说是生个孩子,家里有人陪。最终我还是听她爸的没有回,没有亲眼看到孩子的来到这个世界,成了我人生里最大的遗憾和心病,也为我们之后关系恶化埋下了雷。后来在我们爆发矛盾冲突时,老婆生孩子都不能陪伴又成了罗红妈妈怪罪我的理由。最开始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可最后错的还是我,反而还说我对他们说的话祥利祥投教股市热点题材:效应爆发,指数新高有望?没有判断力,反正他们一个这样说我得听,一个那样说我也得听,哪怕他们说的本来就冲突,没法做到一致,只要我没有做到他们说的,就是我的不对。结束六盘水工地回到重庆,一时没有工程,我就进了当地一个小工厂,工资不是很高,没干几天,她爸妈就开始念叨那么点工资不能养活一家人什么的,帮着忙活家里的事情,说我作为男人那不是我该做的事情,男人该做的是去搞钱。结果上夜班早上回家就想睡觉,又说我懒,家里事情也不帮忙一下。开始不是嫌我工资不高嘛,后来我就发现了领导的一点小爱好,偶尔陪着钓钓鱼,打打麻将,又被他爸妈说没有出息,手段不光彩,罗红也听信她妈妈的话,在我明确告诉她我在干嘛的情况下,还跑去我上班的那里找我,给我尴尬,结果另一个比我晚进的同事就因为经常陪领导,技术也没有多精通,就连那个同事的发小都说技术菜,工资涨到了差不多7000一月。我呢,技术学的也行,工作也积极,就因为我老婆去厂子里闹,之后也没有陪领导的小爱好。工资还是刚进厂里高没多少。罗红爸妈还要求我们的工资得交给他们保管,我没答应,就从那时候到现在都耿耿于怀,老大的不高兴,之前工地的钱除了生孩子拿的8000我还一万,其他的也是卡着在他们手里不给我们,我们的矛盾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在她爸妈家大半年我们就搬了出来租房子住。我真正对他们从感激到慢慢的反感,是因为每次我和罗红闹点小矛盾她们都要参与进来,一参与进来就是让我们离婚,当着我的面说她女儿离开了我,随便找个都是富裕人家,我们的孩子的都有了,都做外公外婆了,从来没有说是叫我们好好的过日子,每次参与进来我们的生活就是叫我们离婚,离了我她女儿会找到更好的,能够拥有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一个同样社会底层做起,差不多10年才在农村建房的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优越感。一次又一次的当面羞辱,我对于他们所有的感激之情,也就慢慢的不在有。卡着我们的最后一万五千块钱,也是今年回来吵架几次,最后警察出动才要回来的。
  关于老婆罗红,其实我对她的感情从来就没有变过,我们所有生活里争吵打闹,也都是因为事情我反复的给她说,就是不放心上,我们最开始的矛盾冲突就是从我们单独租住我让她学会勤俭持家开始的。我在厂里上班,因为是跟金属打交道,每天最少都是几吨铁,十几吨都是正常的量,难免磕磕碰碰,衣服被划破我都舍不得买新的,就想为家里能节约点是一点,就连厂长都问我一月几千工资,没钱买件衣服,穿的破破烂烂的,需不需要他帮我买几件。就这样的情况,我劝说罗红,家里得学会适当开销,无数次的的都听不进,很多无关紧要的买来用那么几次就不用了,生活饮食吃不完的也就倒掉了。还说家里有点钱,浪费点也没什么。随着生活中磕磕碰碰的事情,慢慢的我觉得她对我不理解不体谅,她觉得我对她不关心不大度,中间夹杂着她爸妈掺合进来煽风点火的要我们离婚,她好另谋高就。我们从开始的为感情不顾一切变成了互相指责埋怨。这几年里我出过几次车祸,在工厂累倒,在工地差点被塔吊失灵十几吨的钢筋掉下来砸城肉饼,也有在从事通讯行业从高处摔下,头破血流。这一切我都没有怨言,可就因为疫情,几个月没有上班,现在就成她坚决要和我离婚的理由,之前我的所有出的事故,也成了她嘴里我们不和,相克的有力支持。甚至一度的带着孩子消失,电话不接微信也不回,孩子我也见不到,连孩子的正常上学都不去。
  我真的想不通,曾经的我们不顾一切的为了走到一起,你现在却是一门心思的不顾一切要分离?是我不该对你抱有过高的期望值,我不怕所有的枪口都对准我,我最怕的是在对准我的枪口里面有你的一把。孕期你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一口蔬菜,做好被我妈全倒她碗里去了,我一板凳打的她头破血是为了谁?那可是生养我的人,我也给你说过,还是不顾一切挽救我,把我从鬼门关又一次拉回来的人。对你不好,我都能不在乎,只在乎你,可是你现在却要在我为了你失去所有的一切的时候要离我而去,就因为不想和我在一起过平淡的日子,要去找寻你个人的自我感受?其他任何人我都可以不在乎,唯独你罗红,是将我推向死亡的主力,其他都是辅助。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婚,我做到了。在我放下所有跪地求你留下而你还是要走,我的心就死了,这些日子的苟延残喘只不过是盼有奇迹,你会回头。结果好像是我想多了。而你想要的,没了我的存在了,也就能找到了吧好像是我想多了。而你想要的,没了我的存在了,也就能找到了吧?文瑾萱我的女儿,苦了你了。以后要坚强的活着如果真有轮回,来世我不要做你的爸爸,也不要你做我的女儿,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7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3 22:10:03
楼主威武。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