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保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9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9 11:02:00 | 查看: 6| 回复: 1
  序言:这就像一场赌#博。在对手(上帝)开出最后一张底牌之前,你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是输还是赢,哪怕你手中握着的是四条A……?
  ?
  今#天我想跑得更远点,因为那样才有新鲜感、才够刺激。?
  于是,我们租来的三轮摩托车又疯狂的在黄泥路上向前推进了二十多分钟……?
  “嘿!这里看起来还不错,我们就从这里下水吧?”我对已被颠簸得有些麻木了的小李子说。他点点头,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我们从三轮车上卸下了所有的货物——两只充足了气的大号轮胎;两块削成桨状的破木板;一捆尼龙绳;一个装着零星杂物的塑料袋……这几天来,我和小李子就用眼前的这堆“破烂”征服了这条小河里的无数个险滩。?
  我和小李子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不过令我觉得有些惭愧的是:我们绝对算不上什么“君子之交”,而且恰恰相反,我们是属于“臭味相投、狼狈为奸”的那种。我现在都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干过的那些个恶心事儿……特别是那次去福利社当“义务搬运工”——我们差点把整片儿橙子林都给搬回去了。带去的布袋装满了,就用衣服包,然后是裤子,把两只裤脚口一扎就成了一条分了岔的大袋子……?
  当护林人鸣着火qiang追上来的时候,我们居然还向他扔石块!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因为傻瓜都知道,那种火qiang只能放上一响,呵呵呵……?
  ?
  我们沿着乱石堆和灌木丛下到河滩上。小李子也忘掉了刚才的颠簸,恢复了平日的神气:“这里的水面很平静,不错!不过你确定记清所有险滩的位置了吗?”?
  “差不多了,可你要明白,我并不是电脑……”我讨厌他每次都以晕车为由,而把这份吃力却又并不讨好的“观察员”工作留给我。因为这条河段弯道很多,在我们将要漂过的这二十多公里的水域中,有大大小小好几十个险滩,要我一路上把它们全都悉数记下,然后再“倒着”背出来!天!没出错还好,尽管没人会表扬你,因为那是你份内的事儿。但凡出了半点疏漏,他就会理直气壮地把所有责任全都推到你一个人的头上。其实,说句老实话,我压根儿就不相信他有什么“晕车症”,因为我记得还在念初中的时候,每天放学,和我一起爬大卡车回家的并不是别人,正是身旁的这个小子。当然,我不应该这么小心眼地去猜忌我最要好的朋友,也许真的是我错怪他了哩。因为人总是会变的,也许他在念大学的这几年中把身体给念垮了呢?可我又一联想起这几天来,他在颠簸的激流中那个兴奋样儿,我又不得不再次陷入深深的沉思——晕车和晕船有区别吗?有吗?没有吗?……?
  “老黄!发什么愣呢?不会是想葛玲了吧?要不我给你介绍个新朋友……哈哈哈……”那个“骗子”叫我了。?
  “葛玲是谁?”我回过神。看见这小子已经把“艇”扎好,就等我脱衣服了:“哟!你小子手脚越来越听使唤啦,这么快?”?
  “废话比我还多,快点快点……”他迫不急待要下水的样子。我刚脱完衣裤,他就一把抓了过去,放进塑料袋扎严实后系到了艇上……?
  ?
  阳光、激流、暗礁、裸#露的肌肤……这些原本就很美好的东西现在又完美地融合到了一块儿,而且还那么的和谐……我都快要爽#死了!?
  在连续征服了几道险滩之后,我们的小艇漂进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水域……“万岁!”我拧开系在艇边的雪碧,猛灌了两口“啊……爽!这才叫生活!”这时小李子解开了塑料袋,掏出香烟,递了缩量弱反弹后谨防回落,请看周五策略一支过来:“来,庆祝一下!”?医药生物行业上半年乘风破浪 医疗器械成业绩翻倍黑马
  我俩叼着香烟慵懒地靠在了小艇上,极度地享受着大自然带给我们的一切……透过墨镜,我看到天上的白云变成了玫瑰色,太阳的表相也没有它本身来得那么炙烈……?
  在这个轻松闲逸的时刻,我犯了一个足以致命的错误——我竟然忘了这段平缓的水域后面紧接着就是一个落差近两米的险滩,而我俩的嘻笑声也盖过了不远处那“隆隆”的水响……?
  突然,我感到身体猛的一沉,视野变成了一片碧绿,当我吸进肺里的不再是尼古丁而是水时,我意识到麻烦大了!我一把抓掉挂在脸上的墨镜,拼命地向着那个我认为是水面的方向挣扎而去,尽管在汹涌的激流中没有人能光线传媒后市怎么走?保持绝对的方向感,但我最终还是露出了水面,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水底的暗流冲到了小艇前方几米处,而小李子还趴在艇上向着水面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阿涌!阿涌……”?
  我努力地向他呼救:“我在这儿!”?
  他看到我了,奋力地划着小艇向这边靠近……我也没命地向着小艇游去……?
  五米……四米……更近了,突然,他停止了动作,我从他猛张的瞳孔中读懂了什么——那是死亡的讯号!伴着他的一声“小心!”我猛一个回头……但这一切都来得太迟了,只听“咚”的一声闷响,我的头撞到了从岸边突出来的一块岩石上……透过从额角缓缓淌下的温暖的血影,我恍惚中看到小李子绝望地向我伸出的右手……片断、曾经的生活片断在我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现——母亲、朋友、红领巾、草蜢……此刻完全没有了时空的概念……?
  静寂的黑暗中,我瞥见了一个极小的光点……瞬间它又变成白茫茫的一片刺得我睁不开眼……紧接着,远方的天幕缓缓升起了一大片密集的小黑点,并向我这边弥漫过来,而且越来越快……最后它们飞速地在我的眼前凝聚成了几个英文字母——GAME OVER?
  ?
  我摘掉游戏头盔,双手掩面胡乱地搓揉了几下,然后顺手端起座椅旁的咖啡呷了一口,还有些余温……?
  旁边游戏座椅里,小李子的脑袋还罩在那个笨重的头盔下面,一动不动,跟个死人似的。?
  我又呷了口咖啡,然后起身走到小李子的座椅旁,按下了椅背上方的“OFF”键……?
  ?
  “嘿……你怎么又这样?”小李子的脑袋都还没从头盔底下钻出来就嚷嚷开了:“我已经把你打捞上岸,正在做人工呼吸哩……”?
  “可是系统已经让我GAME OVER了,我总不能傻坐在这儿,等着你把我送去火化吧?”我解释道。?
  “可你也不能叫一道闪电把我给劈了吧?这也太离谱了这……”他终于从那个头盔底下露出了脑袋。?
  “那可是随机的,关我什么事儿啊?再说上次我让泥石流给活埋了,还不是拜你所赐。”?
  “呵呵呵……这都什么年月的事儿了,你居然还记得?”难得,这小子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算了,看在今#天我胜过你的份上,晚饭我请了,说,想吃什么?”怪了!这小子主动提出请客吃饭,超难得。我片刻都不敢担搁,立马举手通过。?
  ?
  桌上的火锅烧得很旺,透过腾起白雾,我看到对面小李子的脸因为酒精和热浪的作用变成了一张猴子屁股。?
  “老李,你说这游戏跟看了很多短线游资成名前操作自己操作老感觉差些啥现实有什么区别?”我问他。?
  “游戏中你可以死N次,而现实里却不行……”显然,这小子还可以再灌几杯。?
  “可是当你身处游戏之中时是感觉不到什么真实与虚幻的呀?”我说。?
  “这才是游戏的最高境界嘛,要不……谁会去玩它?”?
  这小子说得没错,自打世界上第壹台游戏机问世以来,所有的游戏制造商都在玩命地追求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真实!绝对的真实!可是……我正想到这儿,手腕上的电话响了……?
  我按下了接听键,小静的半身三维立体影像立即就出现在了我的腕机上方,“老公,你怎么又和小李子混到一起去了呀?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火锅这种垃圾食品对身体健康并没有什么好处,你应该多吃些合成营养餐……”?
  鸡婆!一如既往的鸡婆,可那又怎么样呢?因为我就是喜欢她:“亲爱的,你还没睡呀?我等一下就回来啊。咦……老婆,这件睡衣蛮好看的,今#天新买的吧?”我努力想把话题引开。?
  “这还是你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耶!真不明白你们这些男人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健忘!好了好了,不打扰你们了,早点回来呀,记住了,酒就不要喝啦。”她终于微笑着挂了线。?
  小李子羡慕地眨巴着双眼:“你小子还和中学时一样。几句话就能把静姐哄得服服贴贴的,I想不服YOU也不行啊!”?
  “想学吧?想学你早说呀?我老实告诉你:这天下的女人都一个德性——臭美!只要你随便拣俩词儿夸她们几句,她们的心里就会乐开花,比吃了整罐儿的蜂蜜还要甜。知道了吧?学着点。”这几句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自己喝得差不多了。?
  又灌了几杯……?
  “我说老李,你就真没想过我们所谓的这个真实世界也许只是另外一场虚拟游戏吗?”我搜索到了先前被小静打断的思絮。?
  “你就别逗了你……呵呵……叫你别喝这么多吧?”?
  “我是说真的,其实这个问题困扰我已经很长时间了……”?
  小李子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放下了手中飞舞着的筷子,目光炯炯地望着我:“老黄,你可别吓唬我呀?”咽了口唾沫后他接着说:“这怎么可能?难道我们人类这几千年的光辉历史只是凭几个程序员就能信手瞎编出来的?哪……你想想,我们今#天玩的那个《模拟人生》,它里面的感知的确做得和现实没什么两样了,但那只需要用不同的人工信号刺激大脑的相应区域就能够办到,可是只要你仔细想想,我们在那里面的历史仅能追溯到几十年前,也就是说,我们连爷爷都没有,凭空就蹦出了咱们的双亲,这也太可笑了这……”?
  “难道你认为这款游戏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不需要再更新了吗?”我反驳道:“咱们这么来说吧,当二十世纪末期电玩游华昌达、沧州明珠、莱茵体育、金牛化工戏的雏形刚被发明出来的时候,那些拿着手柄就玩得不亦乐乎的人们会想到今#天它会是这个样子的吗?当然,但凡游戏都是经人手编撰出来的,都有破绽,这个没错,但它们的漏洞将会越来越小,最后几近完美……”?
  “那我倒想听听‘我们’现在身处的这款‘游戏’的破绽在哪里?”显然小李子已经对我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好吧,那咱们就先拿你最引以为豪的人类文明开始吧,两百多万年前的一群‘猴子’,突然在最后的几千年时间里极速地‘进化’成了拥有文明头脑的万物之灵,这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这就好比一杯盛得满满的水,在先前的五十九分钟里它一点变化也没有,却在最后的六十秒钟内迅速地蒸发殆尽……这可不是我瞎编的,几百年来,考古学家们已经为此找到了大量的实物佐证。”?
  “这个事实我也看过资料,但我们暂且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场高质量的基因突变……还有什么?请继续。”小李子俨然一副学究的口吻。?
  “就算是你假设的这样吧,那你又怎么解释一直都困扰着我们的玛雅文明呢?一群纯粹的、孤立的穴居人,某天清晨一觉醒来,像是得到了上帝的启示,突然意识到应该换个更为舒适的环境……但却又把一座座经过精心规划的城市建到了远离水源的莽林之中,这本身就违背了‘人类文明起源离不开充足水源’的这个基本要素;他们懂得建造天文台,确立了精准的历法……却又不知道怎样使用轮子?更让人不解的是,他们在多项耗资巨大的工程还没有完全峻工之前,在没有任何天灾人祸的前提下,一呼百应地弃城而去……本以为他们会吸取前车之鉴,找一处近水的平原地带从头再来,可他们却又迁往了更为偏远的山区丛林,又恢复到了从前的穴居生存状态。”?
  小李子听得哑口无言,我便乘胜追击:“咱们再说说古埃及那漂亮的金字塔,现代的科学家计算过,就当时的科技水平而言,就算只修建那么一座,也须让当时全世界的总人口加在一起不停地干上一百年。还有中国的长城、神秘的百慕大……”?
  “百慕大可是地理原因,跟这些扯得上关系吗?”这小子终于逮住机会反击了。?
  “飞机轮船一到那里就没影了?你不觉得这就像咱们曾经玩过的那些老式游戏里,由于卡带、光盘的质量问题而常常出现的玛赛克吗?总之……一句话,这些所谓的未解之迷只不过是‘这款游戏’在编程上的一些疏漏而已。再或者,纯粹只是某个程序员为了使游戏的背景看上去更加美观,才造”说着拿过酒来,满满的斟了一杯喝干.鸳鸯方笑了散去,然后又入席.  凤姐儿自觉酒沉了,心里突突的似往上撞,要往家去歇歇,只见那耍百戏的上来,便和尤氏说:“预备赏钱,我要洗洗脸去出那些个什么金字塔、长城之类的玩意儿。从某种角度出发,那个程序员就成为了我们的上帝。”讲完这段结束语,我看了看腕机……天!回家不被小静打死才怪!都快十二点了。于是我叫来服务员埋了单……?
  看得出来,小李子的酒醒了许多,因为他的“猴屁股”已经不见了,新换上来一张惨白的脸……?
  “喂!老李,开路了……我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啊!”我开始有点后人只有不后退,才能向前。悔刚刚跟他讲得太多了:“没有的事儿,我刚刚只是吓唬吓唬你。你看,这不,讲得再多,我不还是得搭你的车回家见小静吗?走了啦……”?
  “可是……我越想你刚刚说的话就越觉得它没错!”?
  “你看你……还来劲儿了……走走走……快点……”我拽起仍在发呆的小李子向餐馆的大门外走去……?
  ?
  灯火辉煌的都市丛林中,我们的小车极速地掠过天幕……?
  “老李,你开得太快了,小心出事儿。”我摸索着系上了安全带。?
  “出什么事儿呀?正如你刚才所讲的,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啦啦……让我飞……飞到远方你身边……’”借着酒劲儿,他唱起了一首流行歌曲,伴着‘悦耳’的歌声,车速变得越来越快……?
  “嘿!你别玩得过火了!快醒醒!”我伸手拍打着他的光头:“我可不想跟你一块儿完蛋!”?
  这时一辆警车鸣着长笛从后面追了上来:“前面那辆红色小车,你已经严重超速,请靠边停车,接受检查。我再重复一遍……”扩间器里传来了交警的声音。?
  “你听到没有?条子咬上了,快停车!”我冲几近疯狂的小李子吼到……?
  与此同时,那辆警车越过了我们的车头,在前方不远处来了一个急刹,想挡住我们的去路。?
  “来吧,宝贝!”小李子狰狞地笑着冲了上去……?
  在我的一声惊呼中,我们的小车在距离警车不到一米的地方突然向上一窜,越了过去……?
  “嘿嘿嘿……游戏还算刺激吧?”我睁开双眼又见到了小李子那张变形的笑脸。?
  “这不是游戏!你清醒点行不行?”我极力想稳住他的情绪:“我们输不起的!”?
  “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就一定是输呢?”仍是那张扭曲的笑脸:“所以,想要早点知道答案就得尽快地赌完这把,就像我俩玩《模拟人生》时那样。让我们马上就来印证一下!”说着他加足马力冲向了前方亮着红灯的空中十字路口……?
  就在我手刚碰到手制动杆的那一刹那,只听“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片断、又是零星的片断,裹着血色不停地在我的赚钱能力猛增!多家上市公司半年报业绩大爆发脑海中闪现……我看到小静半卧在床头等我的样子;又看到了大学毕业时的合影留念……随着一连串剧烈的爆炸,眼前就只剩下了一片白光……我只能安详地盼望着那群小黑点的出现……来了!它真的来了,就在前方的天幕……我居然真的又见到了那几个熟悉的字母——GAME OVER?
  ?
  我理了理刚刚因为脱头盔而弄乱了的发型,然后起身来到阳台上……?
  望着眼前林立的摩天大楼,我突然想起了刚刚联网游戏中的另一个玩家——小静,也许她现在正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仍在游戏中等待着我的归去,可当她第贰天从新闻上得知,他“老公”已在头晚一场”行者道:“他断然是以搭包儿装我,怎肯跟来!有何法术可来也?”弥勒笑道:“你伸手来因为醉驾而酿成的特大车祸中丧生,她该有多么的痛苦啊……?
  这是多么精致而又可笑的一款游戏。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那台新购置的游戏机,傻笑着摇摇头,心想要不是小李子那厮一再的教唆,我才舍不得花二十五万买它回家哩。?
  “叮……”客厅里的电话响了,我离开阳台来到电话前,按下了接听键……?
  小李子的立体影像浮现在我面前:“怎么样?这款游戏还不错吧?完全屏蔽了我们大脑本身的记忆,时空压缩得也更为合理,特别是游戏背景、编写得几近完美……刚刚要不是你提醒了我,咱们还得在那里边傻玩半个多小时哩。呵呵……”他兴奋得手舞足蹈。?
  “你以前见过那个小静吗?”我对游戏本身可没他那么着迷。?
  “你别真的爱上她了吧?学人家搞网恋啊?”小李子故作吃惊状:“世界这么大,上哪儿找去……不过,至少我知道,她也是一个中国人……呵呵呵……”?
  “废话!”我有点无精打采了:“她一定还在游戏中慢慢变老吧?”?
  “难说,说不定几分钟前她就已经为你殉情了哩……呵呵呵……”这小子一脸的嘲哄。?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让你搞的球票弄到了吗?”我突然想起今#天是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总决赛。?
  “咱出马……啥事儿办不了?喏……中国对巴西……”他从兜里掏出球票在我眼前晃了晃:“下午3点体育馆见。中国必胜!”喊完口号他就挂了电话。?
  是啊,中国人都有十多年没亲吻过大力神杯了,差不多都忘了它的味道了吧?这不由让我又想起了中国队第壹次入围世界杯时的历史平面影像,被首次交锋的巴西队踢了个四比零……这都什么年月的事了……?
  ?
  人潮涌动的奥林体育场馆前,穿行在各种肤色的人流中,我焦急地搜寻着小李子那个可爱的大光头……?
  突然,从我身后传来两声沉闷的qiang响——“嘭、嘭……”人群一阵剧烈的骚动。我回头看见一位在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官慢慢地倒在了地上,而qiang手正返身想冲进混乱的人群……这时另外几名警官已经向这边包抄过来……出于本能反应,我快速地趴到了一处花坛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观看这场即将到来的警匪qiang战……?
  警察的包围圈越缩越小,qiang手在慌乱中一把抓住了跑过身边的一名女人质……警匪就保持住了这种僵持的局面。这时我才看清那名女人质的脸……天!那不正是小静吗?原来她真的也和我住在同一座城市……看着她那张极度惊恐的脸,我又想起了今#天上午游戏中我和她初相识时的场景——中学时代的某壹天,一个阳光、漂亮的女生就这么跑上前来向我表白:“我觉得你很帅,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
  ?
  突然间,我的脑子变得很混今天的大跌,不是因为中芯国际!是由这个新闻引发的!明天可能还是大跌!乱:那只是场游戏……可每个玩家都保持了他原本的性格特点……一时间,我再也分辨不清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虚幻??
  我突然从花坛后面站起身,高举着双手向那个qiang手走了过去……全场的人都注意到我了!包括那个神经质的qiang手,当然还有小静,而且我从她惊讶的眼神中,知道她也认出了我……?
  我继续向前移动着脚步,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突然,一双有力的手臂从背后一把将我抱住。“涌哥!你疯了吗?那只是一段虚拟的感情!只不过是场游戏而已!”小李子的声音。?
  我用力地挣脱了他的纠缠:“难道你就能保证眼前的这个世界就是绝对真实的?也许这是另一款编写更为精细的游戏。”说着我一把推开他,径直地向那个qiang手走去……?
  前行中,我停了一下,转身对愣在原地的小李子说:“如你所说——想要早点知道答案……唯有尽快的赌完这把。”?
  讲完这句话,我又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再也没有停下来……?(2002年)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9 11:33:44
良心在哪里?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